【疫情】利用“天灾”条款來省租金和貸款!

【法律小常识】公司经营不下去了怎么办?

Force Majeure in Contracts!

新冠病毒的损失可能触发合同及保险索赔中的“天灾”条款!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美国川普总统已经宣布整个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也就是说川普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总统,在联邦制和三权分立的政治背景下,总统的权利是被制约的,在非常时期,制约就束缚,想做的做不了,不想做的还得做,耽误战机,损失巨大。尤其是到今天3/27日现在美国感染人数目前世界第一,超过93000人,死亡人数破1380人。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国难当头,川普面临着经济、政治、医疗、大选的重重压力,生活在美国的华裔中小企业老板们也是乘坐了同一艘船,如中餐厅、按摩院等,纷纷中枪,生意清淡,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餐饮业只能买卖不同堂食导致生意大减。除了当地顾客减少,中国游客被禁止出国旅游也是造成中餐馆生意凋敝的原因。按摩院和足浴店及其他非生活必要的生意纷纷受到重创。对于消费者来说,疫情当下的经济大萧条,生存第一,华人老板已经担忧该如何支付员工薪水,已经没有额外的钱去享受。并且,就算足浴店按摩店可以不去,餐厅可以不吃,员工的工资可以停业停发,但是房租不能不交!    现在对于老板们真的到了哀鸿遍野、寸草不生的境地。在疫情蔓延之时,无进还出,房租有的三年有的五年,没有顾客还要付房租,勤勤恳恳经营的生意由于客观原因却变得非常凄惨。很多律师对此进行了分析认为继续交租对于业主来说是不公平的,这既是天灾又是人祸,是躲不掉控制不了的客观情况。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根据加州民法1511条明确规定:
不可抗力的情况下(Acts of God),人们无法控制的情况,如台风、洪涝、干旱、地震、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战乱、失火、伤亡、瘟疫等人祸,可以不承担房租,不需交房租,乃至不必支付未来3年5年乃至10年的房租,甚至可以退约退租。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这个消息无疑对于在疫情下无计可施的老板们是巨大利好,拨开乌云见天日,这个消息也极大的保护了各位业主们的利益,仿佛暴风雨中的一道彩虹,搭建了他们通往生存的桥梁,带给他们一线生机!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当然这一线生机是否适用于所有企业?答案是NO。你必须证明在天灾人祸前你的生意是好的,客人的流失生意的惨淡确实是由于客观不可控的因素造成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这里有个之前胜诉的案例:一个人要定一个可以观看英国女王出巡高级酒店,工作人员告知他能观看女王豪华方阵出巡的房间价格要高于普通房间,这个人接受了。最后女王出巡被取消了,他定的房间也无从观赏此景。因此他认为,我高价预定这个酒店房间的目的就是观看女王出巡,但是现在无法观看了,要求退款。遭到拒绝后法庭相见,法官判定酒店退还房间费给那个人,这个在法律上叫做 “frustration of purpose”. 女王不出逊对于那人来说是“As of God”,他无法选择也无法控制,只能被动接受。美国延用的是英国的法律体系,美国法官裁定案件是相同原则,加州同时适用此则法律条例。

对于中小行业的业主来说,也遇到了相同的情景,你们遇到了不可预知的新冠肺炎在美国爆发、蔓延。这也就是说在“superhuman cause”的情况下,换句话说你无法左右和控制的情况下,可以不交租金、退租退约

律师呈现出具体法律条例如下:
“The want of performance of an obligation…in whole or in part, or any delay therein, is excused by the following causes, to the extent to which they operate: … 2. When it is prevented or delayed by an irresistible, superhuman cause, or by the act of public enemies of this state or of the United States…” (Cal. Civ. Code § 1511(2).). Furthermore, courts have noted that force majeure events are not necessarily limited to the equivalent of an act of God, but whether under the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 there is an insuperable interference occurring without the party’s intervention as could not have been prevented by prudence, diligence and care. (Pacific Vegetable Oil Corp. v. C. S. T., Ltd. (1946) 29 Cal.2d 228,238). Under California law, unless a contract explicitly identifies an event as a force majeure event, the event must be unforeseeable at the time of contracting to qualify. (Watson Laboratories Inc. v. Rhone-Poulenc Rorer, Inc. (C.D. Cal. 2001) 178 F.Supp.2d 1099, 1111).California courts have also repeatedly applied the principle of frustration to leases (Brown v. Oshiro (1943) 58 Cal.App.2d 190; Davidson v. Goldstein (1943) 58 Cal.App.2d Supp. 909; Knoblaugh v. McKinney (1935) 5 Cal.App.2d 339; Industrial Development & Land Co. v. Goldschmidt (1922) 56 Cal.App. 507; Burke v. San Francisco Breweries, Ltd. (1913) 21 Cal.App. 198).Pursuant to the aforementioned case law, the outbreak is an unanticipated and unforeseeable risk that should not be fairly thrown on the TENANT. 


Force majeure 不可抗力

不同于中國大陆法系,在普通法下并无“不可抗力”的通用定义。这完全是合同界定的概念。因此,不可抗力只能由具有规管缔约方关系的合同赋予其含义。合同中没有提及的具体事件或者与之相似度极高的事件,不能作为不可抗力事件。因此在考虑是否宣布新冠病毒的爆发为不可抗力或者如何处理新冠病毒相关的不可抗力通知时,遵守合同的具体要求是非常重要的。然而这一问题,并无“通用标准”。在考虑新冠病毒是否构成不可抗力事件时,需要仔细审视延误或中断履约的原因。例如,条款中没有纳入“传染病”(当然也有个问题是当前情形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传染病)。但是可能由于政府机构已经阻止履约(如政府宣布餐饮业不能堂食只能外卖,必须关闭所有生活上不必要商家,一些企业员工只能在家上班等),而出现履约不能的情形。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目前在美国的COVID-19病毒继续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影响着美国的企业。由于全世界的工人都可能因為疫情无法开展工作,企业主们面临着关闭工厂和重新评估供应链的重大决定。面对与病毒传播有关的业务、健康和安全问题,企业主往往需要认真分析COVID-19是否会触发现有商业合同中的不可抗力条款。不可抗力条款是一种合同条款,它免除了一方当事人在不可预见的事件阻止其履行合同义务的能力。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在美国,对不可抗力条款是否可以用来免除履行的分析是基于具体案件的事实和有关不可抗力条款的措辞。当美国法院分析不可抗力条款以确定它是否适用于某一不履行的情况时,有四个关键因素:

(一)不可抗力条款的确切用语;

(二)不可抗力不可预见的证据;

(三)不可抗力事件与由此产生的不履行之间因果关系的证明;

(四)不可抗力事件后果的严重性導致合同义务不能履行的证据。第一个关键因素是不可抗力条款中精确的措辞和条款中定义的事件的不可预见性。不可抗力条款通常会包括一长串缔约方认为不可预见的可能发生的事件。例如,“天灾”(如火灾、地震和洪水)、战争、革命、流行病如COVID-19—-可以被列为可以免除不可抗力条款履行的事件。

各位老板,如果你们因为疫情蔓延承受了各种经济损失,法保网提醒您:在美国仔细严密的加州法律上,我们有巨大的空间可以为您挽回损失:如代表您和您的房东从新签署房租合约,减免您的房租和保险,向政府申请紧急贷款和中小企业救济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