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邓洪律师谈美国“战疫”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及民众如何应对

战疫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及民众如何应对

美国发生首例冠状病毒病例以来,随着疫情加剧,联邦、州、地方政府不断推出各种措施进行应对。南加州著名律师邓洪表示,民众应该了解美国美国“战疫‘涉及到的相关法律政策以及面临的挑战,这样才能在疫情不断升温时更好的保护自己及家人。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邓洪律师表示,3月4日洛杉矶县宣布公共卫生处于紧急状态,这不令人意外,因为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已经提醒,冠状病毒在美国的传播不是能否发生的问题,而是一定要发生,只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问题。拥有87个城市的洛杉矶县宣布处于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的主要目的,是让各级政府做好应对万一发生大疫情的准备,同时可向州政府申请经费进行更充足的准备。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邓洪律师介绍说,1824年,联邦最高法院在一个案子中裁定联邦政府有权在疫情严重时可以采取隔离措施。根据美国宪法,允许联邦法律授权给美国政府制定影响到州与州、美国与国际之间商业往来情况的紧急措施,发生疫情当然是影响往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国会是有权制定法律的,这就是“公共卫生处于紧急状态”法律根源。1890年联邦通过“疫病法案” ,授权美国卫生部可以采取一定的措施,括隔离令以及对违反隔离令者定为联邦轻罪,最高可以判罚一年的牢刑;换句话说,联邦卫生部门认为你需要隔离,你不执行,可判你一年牢刑。2010年,国会针对发生生化战争的危险,通过了一个公共建康法案,这个法案进一步加强了联邦政府各个部门的执法力度,要求所有的联邦所有机构都要配合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HHS)和CDC,这个法律给予联邦政府很大的权力。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邓洪律师表示,如果梳理一下自疫情发生联邦及州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不难了解联邦政府、州、地方政府在权限及相互合作方面的一些状况。疫情发生之后联邦政府针对冠状病毒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总统特朗普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所有到过中国的非美国公民和绿卡人士进入美国境内。这个旅游禁令是被国会允许的、是合法的。

上周,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把旅行禁令扩展到疫情严重的国家,包括韩国、日本、意大利和伊朗等,到过这些国家的游客及这些国家的民众,被拒绝进入美国。同时,美国国务院宣布,对疫情严重的地区停发旅行签证及其他签证,禁止这些地区的民众进入美国本土。而CDC也首次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对195名从武汉撤离的美国公民进行强制性隔离。邓洪律师表示,这些都是联邦政府可以做的,目的是要把病毒拒之美国境外。但是,当疫情在美国扩大之后这就出现问题了。尽管目前CDC在做研究,但是CDC没有直接的行政权,真正执行隔离令,是由各个州及各级地方所属的2486家公共卫生机构进行落实的。由于各地政府也可以不理会CDC的指示,这就出现很大的问题。2014年美国发现埃博拉病毒之后,多个州要对从非洲回来的、可能染上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公民进行隔离,而CDC认为还不存在埃博拉病毒在社区传播的问题,建议不要隔离,但很多州政府都开始隔离。美国政府的情况不像中国,中国政府下令,各级地方政府必须执行,而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只限于境外,一旦人员入境如何处理,由地方说了算。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邓洪律师说,我们可以看到,在195名从武汉撤离的美国公民中,有一些人表示不愿意被隔离,要离开隔离区,这显然已经违反了联邦的隔离令,但是联邦政府没有真正的办法进行起诉。在这种情况下,联邦政府只能求助于加州公共卫生部,要求加州再发出一个州的隔离令。加州法律规定,在发生疾病传染的疫情之下,为了防止疫病的扩散,卫生部门有权力签发隔离令,也就是说州法中有类似联邦隔离令的法律。当加州的隔离令发出后,把想离开隔离区的人留住了。

    邓洪律师还列举了在另外一个例子来说明联邦与州、地方政府的相关权限问题。CDC设立了20个隔离中心,洛杉矶、圣地亚哥、旧金山、西雅图都有,这些隔离中心主要是为从海外回来的、涉嫌染上冠状病毒的美国人准备的。但是日本游轮上撤回来的侨胞没有地方安置,联邦政府把州政府给残障人士的治疗中心改为隔离中心,但设施所在地橙县的科斯塔曼沙发现之后,马上向联邦提出诉讼,联邦法官认为,地方政府有权利要求联邦政府做好更周全的隔离措施,才能把残障人士治疗中心作为隔离中心。在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反对之下,联邦政府不得不撤回这一隔离方案。由此可以看出,地方政府在防范疫情方面有自己独立的权力。对于洛杉矶县而言,真正肩负起洛杉矶县1200万民众生命健康重任的,不在联邦政府、不在CDC,而是选民选出来的5位县政委员。在洛县疫情升高的情况下,县政委员会主席巴格提醒民众小心,不要到人多的场合、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要保持6尺等。地方采取措施和CDC的权力是相同的,地方政府根据情况有权要求社区采取隔离措施。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邓洪认为认为,虽然联邦政府及各级政府都在努力“战疫”,但美国在控制疫情方面面临一些难以解决的问题,首先是医务人员的紧缺。他说,50年代开始到60年代的婴儿潮一代,已经到了60、70多岁,需要照顾的人非常多。数据统计显示,在正常的情况下美国缺少100万护士,只能从海外引进。而目前一些很多在一线的医生、护士被隔离,这让原本医护人员短缺会雪上加霜,如果疫情爆发,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另一个让人担心的问题是劳工法的规定。如果员工是因病、因为疫情不上班,雇主可以不付薪水。很多员工为了养家糊口,保住有薪水的工作,可能会铤而走险,不理会政府要求在家隔离的建议,还会继续上班,这就增加传播的风险。华盛顿州的国会议员现在正在提出一项紧急劳工法案,希望允许因为这次病疫不上班的人士可以申请带薪病假,但法案未必能通过,再说远水救不了近火。防疫当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医护人员不能透露患者相关资料的法案,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说,对在美国本土发生的病患及死亡案例,民众不知道是哪个族裔、这些人都去过什么地方。凯撒医疗机构曾确认一个冠状病毒患者,但是当被问到患者是在凯撒的哪一家医院就医、病患去过哪里,凯撒医院也是引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律表示不便透露。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医护人员以保护病患个人隐私法律为由,不向大公众公布详情,造成了疫情并不完全透明的情况,可能会导致疫情状况更加严重。

*本文转载自美洲华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