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移民问题

去年,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几项政策,限制获得庇护以及基于就业和基于家庭的移民途径。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2020年可能会有更多限制,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选民走向投票箱之前为实现其议程做最后的努力。

1. 移民问题将如何影响竞选活动

特朗普对移民执法的关注触及了美国移民体系的方方面面。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升温,候选人需要从边境墙、庇护政策、旅行禁令和基于就业的移民等所有问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他们还需要决定在制定特朗普政策替代方案方面会走多远。

2.这是美国南部边境庇护的终结吗

去年,特朗普政府对庇护制度发起了攻击,推出了一系列政策,有效地切断了美国南部边境的庇护通道。特朗普政府最有效、也最具争议的政策是“留在墨西哥”,即官方所称的移民保护协议(MPP)。该政策已迫使至少5万名寻求庇护者(多数为中美洲人)在墨西哥等候,而他们的移民案件在美国法庭上一拖再拖。这些人往往生活在危险而不卫生的环境中。

另外,特朗普政府已经实施了一项禁令,禁止通过另一个国家前往美国的移民申请庇护。根据与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签署的一系列协议,当局开始将移民送回中美洲,而大部分逃亡美国的寻求庇护者正是来自于这些国家。尽管此时他们已实际产生了效力,但所有这些政策仍待法庭作出合法性确认。墨西哥是否会继续允许人们在MPP框架下在美墨边境的墨西哥一侧等待?是否会有更多的寻求庇护者放弃并返回他们的祖国?有多少寻求庇护者将通过与美国达成的协议被遣返回中美洲——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会转而在被遣返地申请庇护么?特朗普政府还会采取什么其他措施来阻断庇护的实现?这些问题恐怕短期之内都无法有明确的答案。

3. “留在墨西哥政策会持续下去吗

墨西哥与美国在MPP上的合作一直都存在。关于对墨西哥移民的暴力行为的报道有据可查,从抢劫、绑架到强奸,各类暴力事件层出不穷。美国官员淡化了针对移民暴力行为的报道,并为该计划辩解,称其能解决美国边境拘留设施过度拥挤的问题。此外只有117人根据该计划获得了庇护或其他形式的救济。

MPP项目当前正在接受美国第九巡回法院的审查。如果法庭裁决反对该计划,政府可能会上诉。该案件可能会到达最高法院,而来自移民倡导者要求停止MPP的压力将继续存在。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4.美国将如何应对墨西哥移民的增加

去年,成千上万的移民在墨西哥边境等待进入美国的机会。虽然大多数人来自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等北部三角国家,但越来越多墨西哥国民正加入这个大军。2020年将继续这种转变趋势。不仅在作为毒枭集团长期温床的格雷罗州、韦拉克鲁斯州和米却肯州;甚至在新兴团伙犯罪地区,如萨卡特卡斯州,都有墨西哥人因为愈演愈烈的暴力活动而逃离家园。

强迫某些寻求庇护者在边境墨西哥一侧等待的政策在墨西哥移民中引发了抗议。最近几周,在美国边境城市提华纳等待的墨西哥人要求墨西哥政府采取更多措施帮助因暴力而逃离墨西哥的人们。高级移民官员也有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可能试图将墨西哥寻求庇护者驱逐到危地马拉,这一提议肯定会在美国法庭受到挑战。德克萨斯州埃尔帕索也在进行一项新的试点计划,以加快被拒绝的墨西哥庇护申请人返回本国的速度。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5.美国的难民安置规模会进一步缩小吗

特朗普政府将2020财年美国接收难民人数削减至1.8万人的最低记录。这给美国的9家安置机构带来了危险,它们负责帮助难民在美国度过最初几个月。数百个地方办事处依赖联邦资金,这些资金与他们重新安置的难民人数挂钩。更少的移民意味着更少的钱,并可能带来更多的裁员和更多的办公室关闭。

今年的上限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承诺的11万难民人数相差甚远,并威胁到美国在过去40年里建立起来的全国难民安置基础设施的生存。这些机构将如何度过这场风暴?它们能避免意外关闭么?几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已经承诺再次将限额提高到10万以上,但如果特朗普在11月获胜,这些机构的命运将会如何?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6. DACA政策还会存在么?

去年11月,美国最高法院听取了一起案件的口头辩论,该案将决定约70万名“童年抵美暂缓遣返”(DACA)受益人的命运。DACA是奥巴马时代针对无证年轻人的项目,特朗普政府试图在2017年结束。一项决定将于今年6月公布。

无论最高法院如何裁决,DACA受惠者的未来肯定仍将是总统竞选中的一个重要议题。民意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支持DACA计划的受惠者获得美国公民身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在儿童时期被父母带到美国的。到目前为止,地方法院已经将DACA计划的大部分落实到位。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正在以其他方式追捕DACA受助人,最近,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要求法院对涉及DACA受惠人的本已长期关闭的驱逐出境案件进行重审,而此要求还有增加的趋势。

7. 特朗普还会设法修建更多的边境墙吗

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不断重复他的标志性承诺,即在美墨边境建造一堵更“漂亮”的墙。白宫发布的官方目标是在2020年底前新建450英里的边境墙,而现实恐怕没那么简单。

在2019年,由于国会、环境和法律方面的挑战,特朗普政府只成功地用新的障碍取代了现有的围栏结构(人们已经成功地越过或突破了这些障碍)。

进入2020年,国会批准了本财年超过13亿美元的筑墙资金,但这一数额远远低于政府的预期。此外,去年12月,一名联邦法官阻止了政府试图假借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来启用36亿美元的军事建设资金修建长城的意图。与此同时,政府可能会加紧努力,夺取私人土地,尤其是在德克萨斯州,以确保尽可能多的新建设。

智能移民系统
智能移民系统

8. 移民被拘留者的人数会增加多少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被ICE拘留的移民人数显著增加。特朗普延续了这种扩张,2019年有超过5.2万人被拘留,创下历史新高。这一数字超出了国会的限制,预计还会随着政府加大对移民的打击力度而继续上升,其中包括拘留越来越多的没有犯罪前科的移民。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及删

在拘留移民的地点以及拘留的设施类型方面也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被拘留在私人监狱公司如CoreCivic、The Geo集团公司和LaSalle Corrections控制的大型设施,而非郡监狱,以应对一些当地郡政府拒绝对ICE就地关押移民请求的合作。

拘留设施的地点也在改变。加州成为第一个禁止开设新的私人拘留设施的州(尽管在ICE和私人拘留设施于最后一刻签署了一些利润丰厚的合同)。与此同时,美国南部各州——即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西西比州则积极开放新设施。2020年从政策层面上及移民法官主观判断上,对移民不友好州的被拘留者人数可能会增加。

9.公民身份的延迟会影响人们在11月投票的能力吗?

延长公民身份的等待时间可能会影响人们在11月大选前及时登记投票的能力。在全国范围内,目前等待入籍的时间平均为10个月,几乎是两年前的两倍,这要“归功”于繁琐的审查及移民局转来的新案源。根据地点的不同,等待时间也大不同(纽约州奥尔巴尼的等待时间可能是10-17个月,而巴尔的摩的等待时间则是9到22个月)。包括公民请愿在内的所有移民费用也呈指数增长。

10.特朗普政府还能如何削减合法移民?

尽管特朗普的主要关注点是非法移民,但本届政府也把目光放在了限制合法移民上。例如去年,特朗普试图通过签署一项宣言来限制大多数家庭亲属移民,该宣言将禁止无医疗保险或无法证明自己有能力支付医疗费用的移民。幸好此宣告已被法院驳回。另外,其政府还打算变动政策,通过扩大“公共收费”的定义来减少有资格获得绿卡和其他签证的人数。这项措施可能对合法移民产生最广泛的冲击。尽管法律之争尚未结束,但法院暂时禁止该法案生效。另外,据报道,特朗普政府也在考虑制定一项法规,让使用公共福利的移民更容易被驱逐出境。